瑞士裔的法國電影大師尚-廬.高達曾說:

「我總是想同時作這二種人:讓人知道我並忘記我。」

 

我久久不能自己

就是這種感覺吧~

我心裡總有兩種力量拉扯  無法平衡

因而醞釀出我扭曲又語帶保留的彆扭文字

像是翻譯

我想寫出娛樂大眾的文字

卻又害怕面對親友時的檢視評估

每個字詞總要思考再三

導致剛出的書   現在看來無聊乏味又直譯

 

我在翻譯的時候   常會想誰誰誰看了會如何

非常要不得的毛病

又嚴重拖累我的進度

然而   我爸媽卻說

他們不會看這本書

因為   這不是寫給他們看的

那   是給誰看的呢?

我內心小小的虛榮感

總溶解在世俗對文學價值的定義裡

我開始想取譯名

想躲在拼湊的文字間

盡情發揮

什麼時候   我才能自由呢?

 

所以   我很羨慕別人近乎狂妄的勇敢

膽小的我話總是只敢說一半

被人誤解

也只會笑笑說:「喔,對啊對啊~」

但   老公總會跳出來替我說話

「不是啦 她剛剛的意思是......」

幸好有你懂我

讓我的世界不會只有我孤伶伶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oloveting 的頭像
haoloveting

火箭魚的寶貝窩

haolove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